www.gema.xjj188.com

大公產品

www.gema.xjj188.com > 評論 > 正文

?大學「民主牆」不能無人管\鄭赤琰

時間:2017-09-09 03:15:37來源:大公網

  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在記者招待會再三強調,該校會徹查「民主牆」事件,表明有人在該?!该裰鳡潯拱l文向教育局副局長喪子「致賀詞」是「超越人性道德底線」,不能坐視不理。

  但這一事件透露出更嚴重的信息(何止信息那麼簡單?。?,發文者有可能是校內學生,也有可能不是,因此要查明才能明確怎樣去處理發文者。若發文者是校內學生,由校方自行處理,若發文者不是校內學生,將怎麼辦?若不是校內學生,是否就可不理?是否在大學管制範圍外?是否大學就無責任?這些疑問所引發出來的問題,大學更是有無可推卸的「教育」責任。

  首先要在此敬告所有當校長者,不論是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或大學,凡事發生的最終責任,校長作為一校之長,負有最重最終的責任。用人是否得當,會否有欠缺周全的管理人與事的問題等,校長都有權過問,而且盡責的校長還要做到「事前孔明」,不是問題爆破了,失控了,才後知後覺,被迫處理。做不到預防而導致校譽有損,校長輸得起,學校卻輸不起。

  教大這次發生「民主牆」的醜陋事件,問題之嚴重,不單在於誰發什麼文,有什麼問題,更重要的是「民主牆」這個所謂「民主」平台,是不是無人管、無法管,任誰都可在上面貼文?以張校長在記者會上所透露的信息來看,發文者有可能不是本校學生,這便說明平日任誰都可在上面發文!難道這麼具政治敏感的「民主牆」,平日沒有專責教育與行政,或是學生事務職員全天候管理?如果有人管理下仍然發生不明發文者是誰的問題,那麼負責管理者是否有負職責?校長作為一校之長,處在今日校園之秋,尤其是政治是非也早已叫學校無法潔身自愛,怎可能對這個「民主牆」不聞不問呢?

  其次說得莊重一點,一間大學雖然對外開放,但開放也不是不管。課堂上課可以不管嗎?學生宿舍可以不管嗎?其他一切教學設備可以不管嗎?如此問下去,問到學生會及學生活動的人與事的問題,像「民主牆」那麼極易觸及敏感的人與事可以不管嗎?如果平日真有人在管,怎可能會有外人插手其事呢?由此看來,張透露出來的信息不單是有人十分缺德,還透露了「民主牆」竟然有欠管理!

  由教大透露出來的「無人管的民主牆」,更可看出近日由中大首先爆發出來的「民主牆」出現「港獨」貼文的爭議,也是十足的「無人管」的嚴重情況。正是因為「無人管」,才會出現校內有學生因為十分不認同「港獨」貼文,手撕單張的情形。雙方爭執中,突顯了學生會在「港獨」立場上能否代表學生的問題。這個問題的最大諷刺性,是學生會竟然可以在使用「民主牆」發聲的問題上,完全不考慮自己的發聲是否經過民主程序,如果有的話,像這種嚴重「超越基本法底線」的「港獨」主張,怎可能逃過學校專責管理學生事務的主管,如果主管有被徵詢的話,怎可能沒想到要加以制止?要不然,也可讓學生會依循民主程序徵詢學生的意見。只要做到這兩點,學生會便不致自我專斷,因「港獨」在「民主牆」出現而被學生挑戰,以致啞口難言了!也正是因為「港獨」嚴重侵害到國家主權完整,而且也容易在校園以少犯眾,容易製造校園動亂,全港各大專院校對於校內的「民主牆」非要嚴加看管不可!

  在此本文提議,針對「民主牆」的問題可作以下多方去管理:第一「民主」兩字不適合用在公眾言論平台,因為「民主」兩字早已在全世界鬧得莫衷一是,容易引發糾紛,最好不用,可代替的文字多得是,例如:言論廣場,社會論壇,各抒己見等等。

  第二,任何言論平台都必須要有管制,否則出了事才思補救,損害已造成,大學損耗不起。管制的機制各大學已具備,他們的學生事務處與紀律委員會便是,只是這些機制對於政治議題的警覺性不高,認識也不夠,應在其中加設「諮詢委員會」,隨時可供他們諮詢,像「港獨」這麼違憲的事便不會鬧到滿城風雨才加關注!

  第三,學生會的管理更有待完善,尤其在學生代表選舉制度方面更是如此,多年來慣見的情況是,候選人與選民的興趣極低,往往沒法找到足夠候選人,也沒多少人有興趣參與投票,因而常常出現「選擇流產」,迫得學生事務處要四出物色「內閣」人選的窘境。這問題不解決,往往會讓外來政治團體插手主導學生會。這情況已然發生在各大專院校,尤其是港大。學生會的財務管理也漏洞百出,「佔中」期間便發現有負責學生會的人濫用資源,發現有學生會竟然出現兩三年沒有經過會計認可的財政報告,這種情況正是源於缺乏管理所致。

  第四,近年所見,學運團體在各大專院校串聯以壯大自己聲勢的問題,因應之道便是各大專院校的校政負責人,從校長到院長,以及各大專的校務委員會,都應有全體協調的機制,面對問題時才不會被學運分子分別施壓,個別針對。只有全體大專同一口徑,才能有效應對來自校外的壓力!

原中文大學政治系主任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